古籍研究所

李丰楙教授担纲大夏讲坛,主讲《监护之眼:从“有法有破”看西游之行的非常叙述》

发布日期: 2016-06-20   作者: 古籍所  浏览次数: 718

     2016年6月20日下午,我所罗争鸣教授邀请了台湾“中央研究院”兼任研究员、政治大学荣誉教授李丰楙先生做客大夏讲坛,以《监护之眼:从‘有法有破’看西游之行的非常叙述》为题,基于民族文化的“常与非常”结构,结合谪凡神话与“非常化”叙述,重新诠释西游故事。

李丰楙先生激情演讲

     李教授首先引入台湾民间道教的“过关”仪式,试图说明《三藏取经》、《目连救母》等功德戏之间的联系,即三藏师徒和目连皆有过关试炼,表现了仪式性的上西天之愿。之后李教授详细介绍了世德堂本《西游记》的情况,今人或视其为“世代累积型”文本,但李教授认为世德堂本虽有传承前修处,却在过关象征上迭有创新,如四值功曹、六丁六甲、五方揭谛、护教伽蓝等守护神所承担的监护之眼,作为佛、道神尊的代理者,代替观音监察唐僧师徒的过关。李教授通过展示道教造像,解读《西游记》中咒语的含义,分析妖魔的身份及所持法宝等,认为《西游记》的作者对当时的道教应是十分熟悉的,这才能彰显道教“有法有破,有厄有解”的理念。沿用道教中人的习用语,表达“斗法”情节的反复出现,既增加了游戏笔法的热闹气氛,更彰显仪式性的试炼与通过。最后,李教授提出了自己的假设,即《西游记》作者所运用的宗教资源,并由此切入“斗法”文本的细节,即妖魔出身与法宝出处等,皆有遗迹可循,可据以推测作者的身份及年代;从“召唤土地”中土地的“纵放”之嫌,可推知即影射或讽喻里甲制崩溃的社会因素,而妖魔鬼怪所象征的就是王府与地方豪族。   

    在提问环节,李教授讲述了美国学者的治学方法,是多方面且开放的,如运用图像学等方式研究文学。他同时希望中国学者能多从我们的宗教文化根柢入手,挖掘文学潜在的含义。

  

附: 李丰楙教授简介

    李丰楙教授曾任台湾“中央研究院”研究员、政治大学讲座教授,现任政治大学荣誉教授、台湾“中央研究院”兼任研究员。主要学术课题为中国“道教文学”。博士论文《魏晋南北朝文士与道教之关系》为此一领域较早的开拓者。李教授“道教文学”研究以《道藏》为基础,并结合道教仪式的田野调查,采取“体现”和“参与”之方法,兼具学者与道教徒的双重身分。这种综合性经历使其研究具有较强突破性,方便体悟道教文学的生成、衍变及其独特意蕴。

  李教授之道教文化及道教文学研究,中外学界多认为具有鲜明的本土民族特色,对中国文学、道教文学具有“同情之理解”,建构了中国自身的文论话语权。近年历经增补、新修,北京中华书局特辟“道教文学”专题,收录《忧与游:六朝隋唐仙道文学》等著作三部。